大学日记(三十四) 种小麦与牛并耕、学生活以苦为乐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6日
       种麦养牛, 读书吃苦当游侠连载/刘梦虎李振国睡了四个多小时, 下午两点才醒。 看着漆黑的屋顶, 我心想:不管怎样, 这一天是必须要过的! 总是这样睡着, 怎么办? 吃过午饭, 振国戴上草帽, 提着一个背笼, 系上铁链, 就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放下了, 还是休息了一会儿, 才松了口气。 李振国身轻如燕, 步履如飞, 走进麦田, 转过头, 挖着麦茬。 听长辈说, 玉米秆的高度和麦茬一样深。
        不挖出来, 是不可能修炼的。 藏在泥土里的胡茬根, 像礁石一样, 迟早会成为栽培的障碍。 每当犁碰到它时, 木犁也会被砸碎, 无法移动。
        据说, 这根埋在地里, 几年也不会腐烂, 所以必须把它挖出来带回家当柴火。 如果不着急种小麦, 明年二三月继续种玉米, 就不用费劲挖了。 种植玉米时, 等犁翻出来, 用耙子和犁把它堆起来, 然后就可以捡起来了。 李振国一把铲子就能挖出一根玉米茬。 有多少茬就有多少玉米, 自然要挖多少茬。 三亩地的玉米茬什么时候挖出来? 几代人在土里挖粮食的农民, 不得不这样一遍遍地挖, 一步一步量土, 简单的重复, 永无止境。 他们播种的是汗水, 收获的是岁月, 世代, 无穷无尽。
        这就是农民的宿命, 不然怎么解释呢? 你怎么能坚持下去? 鞭打的脑袋一次次往下挖, 不是玉米茬, 而是“穷根”。 振国不相信命运, 决心逆天而行, 于是为高考而努力, 参军。 即使在复员之后, 他也必须坚持复读。
        这一切, 只为追逐一个“梦想”! 一个山宝宝的梦想:飞出大山, 拥抱外面的世界。 “有没有一种皇子和香凝将军?” 他不相信, 如果他出生在斯里兰卡, 他一定是在斯里兰卡长大, 死在斯里兰卡! 事实上, 在李振国的心中, 赵婉婷也是一个梦, 一个空灵的梦。 虽然这都是过去式, 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你怎么能说不想呢? 越不想要, 越想念。 振国觉得自己是一只飞蛾, 一只掉进蜘蛛网的飞蛾。 无论他怎么挣扎, 相思游丝都将他的心横向和纵向束缚起来。 这让他筋疲力尽, 憔悴。 一想到这里,

他的心就像是一把刀, 仿佛被一块巨石压着, 连呼吸都困难。 郑国倒在地上, 倒了下去, 四肢无力地伸了伸, 仰头望天。 眼泪从眼角流到耳根, 心里不止一次说:我该怎么办? 我该如何面对旺旺? 蔚蓝的天空, 飘着几朵淡淡的云朵, 显得更高更清晰。 雁过而过, 吼声凄厉, 吹得秋风萧瑟, 树木枯萎。 我不恨死, 我恨生, 我相爱, 但我无话可说! 夕阳西下, 霜风起, 烟散, 暮色重, 天高地厚。 老鹰展翅冲天, 壮汉豪情贯穿长虹, 什么样的爱情是长久的, 而英雄是短暂的? 人生永远是事业第一! 不为爱烦恼, 为心厌烦。 不是每件事都有结果, 没有结果就是结果。 心如晴空, 清香。 磨耳鬓鬓未必有福, 天涯海角未必有祸。 振国从地上爬起来, 擦了擦眼泪, 趁着夕阳的余晖晒干了一会儿。 闪亮的铁锹一根根往下挖, 仿佛要挖穿大地。 汗水喷出万道金光, 仿佛与落日相争, 直至夜幕降临。 我只是背着一大笼麦茬, 在秋虫的欢歌声中回家了。 第二天, 是长假的第四天, 早上十点之前, 玉米茬全被挖出来了。 剩下的时间, 振国一直在清理土地。 追着每一根玉米茬, 拍打着泥土, 满地奔跑, “啪”的一声在山谷里回荡。 然后, 将已经拍过泥土的玉米茬一一堆放在地边, 待一段时间后再运回家。 下午回到家, 连饭都懒得吃, 就准备种小麦了。 夏收时, 将已经挑选出来的种子碾碎磨成袋子, 明天全部运到地里。 最重要的是确保耕牛, 一牛比两个强壮的劳动者强。 如果没有牛, 就得一棵一棵地挖, 三亩麦子, 什么时候能挖完? 终于等父亲回来后, 他说道:“袁家只剩下一头老牛了, 又是一头壮壮的牛, 是亲戚借来的, 怎么办?” 道:“老母牛已经十几岁了, 已经快要死了, 担心自己累死在沟里, 这不是犯罪吗?” 我四处走走, 并没有利用它。 最终, 他决定做一头牛,

用老牛拉犁。 实在没办法, 只能这样了。 “真儿, 拉不动就歇着吧, ”妈妈心疼道, “没事, 过去不是两个人背着的吗?” 振国说。 这个“二人升降机”就是用两个人像牛一样犁地。 父亲说:“旧社会还有一个人扛!今天的人怎么受得这么苦?” 振国道:“我不信, 一个小伙子就不能忍受一头老牛?” 爸爸说:“好瓜, 你明天试试就知道了!” 李振国毕竟还年轻! 我心想:我就是不接受! 于是,

他开始期待明天和老牛一较高下。 第二天一早, 天还没亮, 全家人就起床了。 父母特地做了“干粮”, 振国准备好一切, 就去请了袁家的儿子。 现在雇人打工, 虽然是等价交换, 但管饭是村里的传统, 伙食应该不会太差。 在农村, 仍然沿袭着传统的传统, 早餐叫干粮, 晚餐叫汤。 早餐以馒头和炒菜为主, 抗饿又吃力。 晚餐以汤为主, 包括杂汤、块汤、玉米糁。 晚餐也叫“喝汤”。 袁的儿子五十多岁, 是一名军人。 早年, 他在放牛时摔断了腰。他在炕上瘫痪了好几年。 后来, 他慢慢康复, 能够在外地工作。 分家生产时, 得到了一头小母牛, 一直饲养到现在。 一头母牛一年生一头小牛, 小牛长大了就卖掉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 生活变得更好了。 在村子里, 当牛越来越少的时候, 他就成了一个甜糕点。 这头牛除了为自己的家人耕地外, 还帮助其他家庭换取过冬的草料, 赚取一些零用钱。 农忙时, 竟成了抢手货? 邀约不易, 却仍不享受美食? 妈妈一边吃干粮, 一边让振国叫大哥大嫂过来, 大嫂虽然不情愿, 但她也来了。 你种的小麦越多, 你能做的人就越多。 大杂烩里有肉, 专门留着请人上班, 腊肉一般都舍不得吃。 两天前收获了新的玉米糁。 在炕头上晒干后, 我急忙将它们磨碎。 这是我第一次在家里吃。 包子是用纯小麦面条制成的。 幸运的是, 每个人都很满意。 吃的时候, 嫂子把包子塞进口袋里, 说是给宝宝准备的。 事实上, 孩子们的饭菜已经放在锅里很久了。 振国看在他的眼里, 气得他正要阻止, 却被母亲用眼神制止了。 临走时, 袁公子抓起两个大包子, 装进口袋, 说是给老牛吃的。 俗话说:富人惯骡马, 穷人惯婴儿, 母亲从天上抓起一个馒头塞给袁的儿子, 说:“不要让动物饿死。 " 天已经亮了, 小麦种植队刚刚出发。 李振国拉着一辆载着麦子、农具、水壶、馒头……的车走在最前面。 李卫国背着一张大被子和一枚硬币, 不时帮振国推推车, 走在中间。 嫂子两手空空, 跟袁儿子聊了几句, 走到了尽头。 元子牵着老牛, 一瘸一拐地走了。 晨风吹过, 牛铃“咚咚咚”, 夹杂着大嫂满意的笑声, 在沟壑中回荡。 说不定袁儿子又说话了,

他就是个下流的笑话。 进场后, 大家都不是忙于工作, 而是坐在地上休息。 李振国着急也没用。 农村人只有帮扶关系, 城里没有雇佣关系。 这是关于“爱”, 而不是“责任”。 如果你敢指手画脚, 人们就会转头离开。 抽完两根烟的元子起身架起犁, 一边是老牛, 一边是李振国。 不同的是, “牛更头”夹在老牛的脖子上, 却是扛在郑国的胸前, 双手撑着。 为了与老牛保持水平, 振国不得不弯下腰, 身体前倾, 把头拉低。 李卫国把粪桶挂在脖子上, 趴在粪堆上, 用手刮粪桶。 然后, 跟在袁公子的身后, 顺着沟, 把粪肥均匀的撒下去, 这是小麦的底肥, 出苗、分蘖、抗寒全靠它! 嫂子的任务比较简单, 拿着铁锹, 把犁上的土块掰开, 把地弄平, 把还没挖出来的玉米根捡起来。 他可以随心所欲, 我们翻过来就挖几下, 走远了就不用太辛苦了。 在农村, 不分开的家庭是一个家庭, 而分开的家庭是两个家庭. 她今天来帮自己, 就是为了让她的父母以后能帮帮她! 这才叫:驴啃脖子, 打工保姆, 真会活! 种植小麦一般有四个步骤:犁地、施肥、播种和耙地。 耕作最重要的是松土。 沟越深越密越好。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已使用拖拉机和旋耕机。 肥料当然是农家肥最好, 而且越多越好。 如果有些人没有农家肥怎么办? 只用化肥。 不能没有, 不能有太多太多的烧苗! 播种绝对是一项技术活, 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 左手拿着种子, 右手拿着一把种子, 有节奏地, 一边大步, 一边将种子撒向天空。 姿势非常优美, 确定来回距离, 从地面边缘开始, 匀速前进, 手脚配合。 像跳舞一样, 一两步把种子抓起来, 三四步把种子抛向天空。 麦子“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仿佛长出了翅膀, 散落一地, 掉进了地里, 消失不见。 第一波还没有落下, 第二波却再次腾空而起, 如同渔夫撒下的网, 落入黑色的河水中, 瞬间消失不见。 就这样来回撒, 凭感觉把握, 种子落地的密度, 每次来回的间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