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经济08拷贝98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0日
       在 10 年的尺度上,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过去一周, 出口退税率上调, 房地产新政出台, 财政政策变化较快。
        启动1500亿至2000亿减税计划。 铁道部也及时表示, 国务院批复了铁路投资额度。 发行巨额国债的消息更是喧嚣——这一切自然让人想起1998年政府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情景。十年前, 当亚洲金融风暴袭击中国时, 中国政府实施 积极的财政政策, 大量发行国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通过推出商品房、降息、增加出口退税等方式有效拉动经济, 使经济在随后几年保持相对稳定。 高增长。
        2008年, 在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经济下行、出口低迷的情况下, 中央政府再次面临这样的选择。 “一周内密集出台经济措施, 反映出高层的紧迫性, 经济下滑风险超预期, 政府已将重心转移到维持增长上。” 沪杰投资咨询首席分析师张寅告诉本报, “这和1998年很像, 很像2008年, 政府在内外环境压力下迅速转向积极的财政政策。” 2008年下半年以来的宏观调控一直沿用1998年的轨迹。不过,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袁刚明说, 这次虽然用了很多10年前的方法, 但也有 两个不同:一是态度不同, 这次很积极, 不是10年前的防御姿态; 其次, 在政策应对方面, 这一次显得更加成熟、及时、有针对性。 本报采访的多位学者认为, 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1998年高度相似:全球金融危机引发外部动荡, 主要贸易国经济下行, 出口环境恶化; 大量内部企业倒闭, 就业形势紧张。 不同的是, 商品房市场才刚刚起步10年。 现在, 经过10年的高速发展, 房地产市场已经到了量价齐跌的分水岭; 经过两年的牛市, 股市已经跌入深渊。 次贷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已经显现, 外贸首当其冲。 以纺织行业为例, 上半年, 1万多家中小企业倒闭, 2/3的企业面临重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前三季度出口值同比增长22.3%, 增速回落4.8个百分点。
        经济研究所所长张曙光认为:“随着美国消费萎缩和世界经济衰退, 明年我国出口增速可能降至10%以下, 是否会出现还很难说。 负增长。” 刺激出口迫在眉睫。 10月21日,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今年第二次提高出口退税率, 共涉及3486种商品, 约占关税商品总数的25.8%。 回顾1998年, 金融危机席卷亚洲, 中国外贸增速明显放缓。 随后, 国家税务总局在一年内3次上调部分产品出口退税。, 确保外贸企业可持续发展。 与上调退税率相比, 当年发行的巨额国债和三次降息更为引人注目。 1998年, 财政部一号公告, 拟发行1250亿元凭证式国债。 当年, 中央政府实际共发行政府债券3891亿元, 财政部甚至在纽约发行了约10亿美元的全球债券。 此外,

1998年央行还三次降息刺激经济, 存款准备金率也从13%下调至8%。 经过多次加息, 今年以来央行在一个月内两次降息, 同时还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 “当年的扩张性政策对1998年、1999年和2000年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1.5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和1.7个百分点。2000年年中出现转机, GDP增长恢复到8%, 扭转了经济增长的趋势。 持续下跌。趋势。 经济学家刘国光认为, 积极的财政政策效果明显。 减税、投资 现任国务院领导, 1998年温家宝总理任副总理; 李克强副总理时任河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时任安徽省委书记回良玉副总理; 张德江副总理被任命为浙江省委书记。 另一位副总理王岐山的命令更加严厉。 1998年, 他空降广东, 处理当时中国大陆最大的窗口信贷公司广国投破产案, 在金融风暴中倒闭。 分析人士认为, 大部分国务院高层都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 对积极财政政策的效果有着直观而深刻的认识, 这自然会影响他们应对华尔街危机的思路。 当然, 由于经济基本面的变化, 2008年的宏观政策不会是1998年的简单重复。 “与10年前相比, 现在的政府更加富裕了, ”中央财经研究所所长王永军告诉该报。 2000年至2007年, 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4%, 财政收入增速更高。 这意味着政府有充足的减税空间。 1998年, 由于税收收入比重较小, 财税政策是在扩张的引导下增加支出,

而不是重在减税。 张银认为, 当前形势下, 与政府投资相比, 减税惠及范围更广, 更符合中小企业的需求, 政府可以迈出更大的步伐。 现在是发行政府债券的好时机。 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关键是政府在多年财政盈余后能否积极适应赤字财政。” 市场对明年国债的发行存在诸多猜想。 普遍的看法是在今年的基础上增加数千亿元。 中金公司报告预计, 明年国债发行规模将从今年的约7500亿元增至1.33万亿元。 与1998年国债投资于公路和电信网络不同, 未来国债可能更多地投资于铁路。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日前透露。, 政府正准备加大对工业项目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特别是铁路网的建设, 这些举措最终将在下个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形成。
        打破“不敢消费”的恶性循环, 必须引起重视。 扩大内需战略始于1998年。目前, 消费占GDP的比重不到35%。 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对欧美等国家的出口。 外贸行业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 比那更多的。 1998年, 为启动消费, 教育、医疗、住房开始全面市场化改革。 没想到, 改革给人们带来了高昂的教育支出、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快速上涨的房价。 此外, 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 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受到很大压制。 财政部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喜说:“中央政府选择政策的关键是弄清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在1998年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虽然政府做了很多 投资的结果是内需太弱, 现在是拉动内需的好机会。 至于拉动内需的对策, 张银认为,

只有医改和建立社会保障体系才是扩大内需的基础。 “医改是一个突破口, 政府要在全民医保的基础上打破医院的垄断地位, 让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 只有医疗服务供给多了, 价格才能降下来。” 张曙光认为, 内需的首要目标应该是近几年的城镇化人口, 包括500万大学生毕业后就业和2亿进城创业就业, 但这需要一系列制度 和政策条件。 有趣的是, 在天藏经济研究所23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上, 争论最激烈的当属住房问题。 有学者反复问:“政府可以收取巨额土地出让金, 为什么住房保障跟不上?” 华夏时报订阅电话北京(010-59250200)(010-59250001)上海(021)52890785深圳(0755)81197099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电话:1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