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退出 陕国投A再加码 永安财险股权大腾挪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北京报道, 因高层内讧而备受关注的永安财险再次迎来股权变动。 5月18日, 永安财险公告称, 股东平安银行拟将其2.52%的股权系数转让给陕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投A”)。 转让后, 平安银行将不再持有永安财险股份, 陕西国投A持有永安财险14464万股, 占总股本的4.81%。 平安银行并不是唯一一家想退出永安财险的小股东。
        早在2018年,

凯撒旅游就曾想将其持有的永安财险0.75%股权转让给陕西国投A, 但尚未获批。 另一小股东锡飞集团在2018年两次上市, 并以10%的折价“出售”了持有的永安财险0.38%的股份, 但至今无人关注。 业内人士表示, 这与永安财险内部股东斗争和业绩有关。 永安财险大股东之间的话语权之争早已不是新鲜事。 现在平安银行与陕投A的“一退一进”, 将直接影响到永安财险股东的排名。 风险话语权进一步向国有资产集中。 话语权进一步向国有资产集中。 事实上, 平安银行的撤资早已有端倪。 早在2018年7月,

陕西国投A就发布公告称, “根据战略发展规划, 为继续加强金融股权投资布局, 增加股权投资收益, 转让永安财险股权。” 陕西国投A转让给凯撒旅游 他持有永安财险2260万股, 占永安财险总股本的0.75%。 增资后持股比例增至5.56%。 不过, 当时陕国投A仅持有永安财险2.29%的股份, 加上凯撒旅游0.75%的股份, 仍存在2.52%的股权差距。 从永安财险的股权结构来看, 平安银行持股2.52%。 永安财险成立于1996年, 注册地为陕西省西安市。 公司现有股东22人, 其中第一大股东为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 持股比例为20%。 兴业和福兴工业分别持股19.83%和16.18%, 为第二、第三大股东。 其余19名股东持股不足6%, 持股比例为0.23%至5.96%。 值得一提的是, 复星集团通过旗下山港投资、复星实业、复星实业、亿航航运等四家子公司, 合计持有永安财险40.68%的股份。 陕西延长石油等国有股东合计持有永安财险49.23%的股份。 上述两笔股权转让一旦获批, 意味着永安财险的股权将更接近国有资产, 国有资产比例将达到52.5%, 话语权为 进一步集中。
        股权变动的背后, 是永安财险股东之间的话语权之争,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2017年12月6日, 永安财险召开临时董事会, 决定免去蒋明公司总裁职务。 江明为第二大股东, 曾任复星集团副总裁。 同一天, 几位银河高管联合提议罢免董事长陶光强。 第一大股东陶光强出任陕西延长石油副总经理、延长油田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同年12月20日, 永安财险官网公告, 蒋明原 四个位置被换成了陶光强。 次日, 复星集团官网发表声明支持江明, 称因年龄原因被免职, 重新聘任为集团副总裁。 但当时业内猜测, 蒋明被免职还有另外两个原因:管理问题, 需要有人追责; 经营权纠纷引起核心高层的震动。 根据永安财险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陶光强仍为永安财险董事长。 据了解, 刘雄先后在人保、中再、大地财险工作。 他成为了临时负责人, 被陶光强推荐。 “永安财险股东内讧, 管理层治理比较混乱。这种现象也是中小股东打算离队的原因。这些不稳定因素也给永安财险的管理层和长 ——长期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股权竞争历程 记者注意到, 已有24年历史的永安财险, 前十年股权纷繁复杂。 1997年, 注册资本6.8亿元的永安财险,

出资不足1亿元, 远低于《保险法》规定的最低限额。 因此, 宣布由当时的监管机构中央银行接管。 此次收购还直接导致监管机构放慢了保险牌照的审批速度。 1998年, 在陕西省政府的领导下, 多家国企改组永安财险。 但新老股东之间的利益纠葛也为日后的股权纠纷埋下隐患。 2006年, 永安财险三名原股东以“半数以上股权存在重大争议、公司存在重大争议”为由, 向当时的中国保监会提出对永安财险的行政接管请求。 存在重大经营问题”。 2007年, 张东武就任公司董事长时, 曾对媒体直言面临诸多挑战, “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 偿债能力不足, 股权纠纷复杂, 管理方式不完善。 范围广泛, 累计亏损严重。 停了下来, 公司濒临倒闭。” 随后, 在张东武的带领下, 永安财险引进了陕西延长石油等国有企业, 以及上海复星集团等民营资本。 在两位大股东的加持下, 永安财险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2007年底完成首轮增资, 注册资本达16.632亿元。 2009年, 永安财险实现盈利, 实现净利润9700万元。 2010年完成第二轮增资, 注册资本26.632亿元, 全年实现净利润2.9亿元。 2011年实现净利润2.84亿元。 2012年9月, 蒋明接任永安财险总裁, 任期2012年至2015年, 永安财险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8000万元、6.34亿元、8.33亿元。 但2015年是分水岭。 In January 2015, Zhang Dongwu was elected as the chairman of the fifth board of directors. However, only a year later, at a board meeting in February 2016, Tao Guangqiang, from the largest shareholder, Shaanxi Yanchang Petroleum, was elected as chairman. 2016年9月, 永安财险注册资本变更为30.09亿元。 2017年12月, 尚未连任的总裁蒋明突然被免职, 永安财险的内讧被推上风口浪尖。 “保险股股东争夺主导地位会影响公司战略定位, 影响高管团队的稳定性, 对公司业绩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可见, 市场上发展稳定的公司大多拥有稳定的股东和稳定的高管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确实, 高层内讧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的。2016年至2018年, 公司净利润开始逐年下降, 分别为6.03亿元。 、3.01亿元、1.81亿元。但2019年, 公司净利润升至2.88亿元。打击股东违法违规行为将成为监管工作的重点。由于高层内讧, 在 2019年1月, 永安财险被中国银保监会罚款。 ed认为, 永安财险依法拒绝或者妨碍监督检查。 在已知检查组进入现场的情况下, 永安财险仍决定召开临时董事会, 审议罢免江明永安财险总裁的议案。 因此, 蒋明董事长陶光强、蒋明均缺席了考察会, 影响了考察工作的正常进行。 永安财险违反有关规定, 拒绝、妨碍依法监督检查, 被处罚款30万元, 对陶光强给予警告, 并处5万元罚款。 控制权之争对永安产险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根据公司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2020年3月26日, 永安财险收到银保监会《现场检查意见》。 检查发现问题涉及四个方面:一是股东权益和公司章程; 二是关联交易; 三是“三会一层”运作; 四是治理评价整改和专项自查。 关于整改措施及落实情况, 永安财险在报告中披露,

一是高度重视公司治理检查问题的整改, 切实提高依法合规意识; 二是及时通知相关股东和公司董事、监事; 三是2019年成立公司治理检查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小组; 四是召开相关会议研究整改方案; 五、落实整改责任部门, 明确整改责任人和整改期限; 六是制定切实有效的整改措施,

确保整改质量。 加强问责制; 八是完善相关制度, 建立长效机制。
        日前, 为了解当前机构股东和股权管理存在的问题, 银保监会开展了保险机构股东股权管理情况调查, 调查新出现的问题。趋势下股东权益风险迹象与隐患。 5月18日, 银保监会表示, 加强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建设任重道远。 下一步, 银保监会将研究制定大股东行为监管指引等制度规范, 加快建立股权集中托管、重大违法违规股东信息披露等监管机制。 . 坚持以打击股东违法违规为重点,

持续开展股权及关联交易专项整治。 开展公司治理考核, 强化“三会一层”监督问责, 进一步严格股东资格审查, 优化股东结构, 规范股东行为。